浙江快乐12怎么玩|浙江快乐12前3直遗漏一定牛
400-0715-175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動態 > 業界動態 >

陌陌算什么?王者榮耀才是中國最大的約炮平臺

時間:2017-06-01

是的,王者榮耀,一個手游,卻似乎已成為并將長期成為中國最大的陌生人社交平臺!

我們思考了5年陌生人社交的問題怎么解,最后發現好像大前提不是怎么解,而是純粹的陌生人社交平臺根本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清晨,上海東外灘某酒店房間里,窗外朝陽從陸家嘴高樓的縫隙中射了進來,暖暖的。我看了看身邊還在熟睡的“那年娜喵”(一個98年的妹子),會心的笑了笑。

看著娜喵骨感雪白的后背隨著呼吸微微起伏著,我感慨萬分!

身為一個互聯網創業者、一個行業分析觀察者,我一直認為只有“陌生人社交”才最能體現我所崇尚的互聯網精神,而這些年來我也為中國的陌生人社交領域操碎了心,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肉體!

我曾統計測算出陌陌上相同搭訕話術下北京與上海的回復成功率的比值為6:1。

我曾爬過探探的數據用來建立一個機器學習的模型去批量生產容易被女生右滑的相冊。

甚至在我和很多同行認為中國的陌生人社交根本無解的時候,我做了一款撩妹游戲來讓那些無法在陌陌探探上撩到妹的寂寞青年去和二次元妹子談戀愛,app store搜索《重返16歲》即可下載!(這波靈性廣告我自己都服我自己)

總之,多年以來,我以一個產品經理特有的偏執,花了大量的時間精力來“身體力行”的去和陌生人去社交,不厭其煩的深度使用陌陌、探探以及近百種社交APP。然而,最終讓我第一次和一個陌生人一起起床的APP居然是——王者榮耀!?!!

人生最美好的事,莫過于當你晨勃的時候,發現旁邊居然躺著一個一絲不掛的的妹子!然而,此時感慨萬分的我,心里卻只有產品和學術!

于是我忍不住從床頭柜的背包里掏出mac,寫下了這篇文章。

(接下來會比較學術,但不用擔心,我依然會穿插寫我撩娜喵的各種橋段)

陌生人社交的一個基本假設

就像經濟學的基本假設之一是“人都是自私的”一樣,我們也來做一個陌生人社交的基本假設:“人們進行陌生人社交就是為了約P”。注意,這個“約P”是廣義的約P(盡管數據表明絕大部分其實就是狹義的約P。。。),衡量一個陌生人社交平臺是否成功,衡量標準就是其約P成功率!

純粹的陌生人社交平臺可能根本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陌陌的約P成功率現在已經基本無限趨近于0,“種馬”們現在主要是用探探在約,但其約P成功率也還是極低的。這種純粹的為了約而約的平臺,似乎就只在剛開始用戶很新鮮的時候能真有點用,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有很多文章分析了,這里不展開。除了這兩個APP之外,這些年我裝過的有上百種,每一個都各自帶一點小噱頭但基本還都是為了約而約,如今也都沒了蹤影。那么我們是不是該懷疑,純粹的陌生人社交平臺可能根本就是一個謬誤?!從產品的“終局”來看,這東西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

會玩的人現在在哪約?

王者榮耀、狼人殺、貼吧、Keep、球球大作戰、掌上英雄聯盟、閑魚(你可能好奇,閑魚是什么鬼,后面我會解釋)

歷史上還有兩個真正具有一定約P成功率的平臺:勁舞團、豆瓣

這些成功率高的約P平臺,或者是讓陌生人在一起共同做了一件具體的事情、或者是有共同的興趣標簽與逼格信用背書,他們都不是純粹的為了約P而建造的陌生人社交平臺。

陌生人社交的兩大基本難題

  1. 陌生人破冰的鴻溝難以逾越。破冰前只能“看臉”,建立連接初期無事可做的“尬聊”等
  2. 陌生人之間信用為0。沒有信用背書,沒有逼格背書,興趣標簽背書也很蒼白

陌陌探探為代表的純粹陌生人社交平臺,都是一心想幫大家約P但都沒解決上述兩個問題。而上文中那些以王者榮耀為代表的平臺,一開始都不是為了讓大家約P,但卻恰恰解決了陌生人社交的兩大問題!

王者榮耀里如何優雅的撩妹?

一個月前的某場王者榮耀排位賽中,我選的宮本武藏走上路,我方打野和AD的名字分別是:“徐州黃曉明”和“徐州小baby”,一看就是一對CP在雙排,玩的分別是韓信和孫尚香,輔助的名字叫“那年娜喵”,玩的大喬。

在我第三次單殺對面上單的時候,發現隊友們已經開始吵架了,好像是這個打野韓信無腦gank下路被反蹲兩次把下路帶崩了,但這對CP卻強行甩鍋給輔助然后一唱一和的開噴了:

孫尚香:大喬你TM會不會放技能?

韓信:大喬你是不是眼瞎,對面有人反蹲你還上?

大喬:QAQ

孫尚香:排了一天第一次遇到你這么智障的輔助

韓信:老婆別理她了先猥瑣發育吧

大喬:。。。。。。

此時我看不下去了,我判斷這個大喬應該是個妹子,畢竟我一個LOL的鉆石玩家來打王者榮耀的目的就是撩妹,這樣機會我不會放過。

我站出來說:明明就是韓信強行帶節奏的鍋,你們兩一起噴輔助干嘛?

孫尚香:我說上單跟你有個毛關系啊,我們下路的事情,你憑什么管?

韓信:對啊,我們在罵大喬又沒罵你,你憑什么管?

我:就憑我是她男朋友啊,怎么樣,可以么?

氣氛感覺凝固了幾秒鐘

孫尚香:。。。。。。

韓信:。。。。。。

大喬:O(∩_∩)O~~

(后來見到娜喵的時候提起這事才知道,她根本沒看過古惑仔也完全不知道當時我這句話是在強行cos陳浩南英雄救美小結巴的那個梗。。。所以昨晚我和她在酒店里又看了一遍《古惑仔1》)

我:大喬跟我去游走吧

大喬:好

然后,這局我強行carry了全場

出去后我在游戲里發消息

我:那年娜喵,你這么菜,就不要再去坑別人了,以后跟我雙排吧

那年娜喵:好QAQ

之后就是比較常規的發展了,每天我們都在一起玩一兩個小時。

第一次開語音時我緊張的不行,生怕傳來一個粗獷的男中音,但是還好,是一個萌萌的妹子聲音。

送她了一個荊軻暗夜貓娘的皮膚,她很開心。

轉移到微信,日常聊聊天。知道她也在江浙滬一帶,離上海不遠,是個大二的女生。

5月20號的時候,給她發了520的紅包,她推脫了好久才收下

端午假期前幾天,娜喵說想來上海玩,當我在高鐵站看到她一個人出現的時候,我就懂了。

陌陌一季度財報公布的MAU是8000萬,而王者榮耀僅DAU就達到了8000萬,遠超陌陌,更厲害的是這樣龐大的活躍用戶基數下,其用戶男女比例居然也歷史性的達到了6:4!這個男女比例絕對是越過了某一個Tipping point(就像劍網三),將發生一些之前從未發生過的很有趣的事情。

有效陌生人社交必須要先在一起共同做一些事情

這其實是一個很理所應當的邏輯,世界本該如此。

比如當年的勁舞團,男生女生換上漂亮的衣服在一起先跳跳舞,之后咱們再聊天交友甚至線下約P。而虛擬跳舞這件事其實非常的單薄,其故事性、玩家代入感、玩家交互性都非常弱。而王者榮耀則不同了,這就是MOBA游戲的魅力也是為什么LOL火了6年還在更火的原因。

召喚師峽谷中,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著新的故事,善男信女們在這里扮演各自的角色,“陳浩南英雄救美”、“我的意中人會踏著七色的云彩來救我”、“我的輔助不可能這么萌”等故事每天都在這里上演著,這里堪稱一個虛擬世界,每個人的個人風格也在這里充分體現。其代入感有多強,你去見識一下玩王者榮耀的妹子在游戲里被殺后的尖叫聲就懂了QAQ

每一局你都和9個陌生人萍水相逢,你們有一段十幾分鐘的共同經歷,這是最好的破冰方式。

相比之下,你在陌陌上跟100個女生發消息最后只有一個酒托回復了你,這難道不是理所應當的嗎,就算是一群癡男怨女去瀘沽湖走婚,大家也得先點篝火跳跳舞吧,你這樣在一個APP上上來就去要和別人“結交”,憑什么啊。用一句老歌的歌詞形容就是:“因為我們沒有萍水相逢過”。

陌生人社交是一個“順帶”的事情。

王者榮耀、狼人殺、球球大作戰、掌盟、勁舞團,是都在具體做一件事的過程中順帶促成了陌生人社交。

豆瓣、貼吧、Keep,則都是在某一個“同好”內容下萍水相逢并且有相應的“逼格信用背書”!

上文提到的閑魚,是既在一起做了事情,又有同好并且有信用背書,是一個還未被廣泛認知但有巨大潛力的平臺。

純粹的陌生人社交平臺該怎么玩?

新入場的就不要想了,重申一遍:純粹的陌生人社交平臺根本就沒存在的必要!

如果你們一定要做,那么你的思考邏輯不應該是:“我要做陌生人社交,該讓這些人聚在一起做些什么事”,而應該是:“我要把一群陌生人聚在一起做什么事,然后我該做些什么來促進他們之間的社交”,思考方式要倒置過來。

dalao們也都在轉型,比如陌陌正在把自己變成一個“快手”,但我個人認為陌陌是有點“石樂志”,那是離陌生人社交越來越遠了。。。

有些高速增長期的好玩的APP,比如Tiki吧,是,95后00后的確有大把人敢于直接上來就跟你視頻,這對于他們是一個新鮮好玩的方式,但其本質并沒有解決上文提到的陌生人社交的兩大根本問題!于是極有可能重蹈歷史覆轍讓用戶在新鮮期過后喪失驅動力!所以他們要思考的是:我要讓這些視頻匹配到的人做一件什么事情,而不是現在每次60秒的尬聊。

雖然抄襲LOL這點完全沒的說,人設和美術也是Low的可以,但不得不承認這是一款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游戲。一方面王者榮耀切實的做到了,讓微信上多年不聯系的朋友重新有了交集互動,鞏固加深了熟人社交好友關系,另一方面,王者榮耀補足了騰訊偏弱的陌生人社交這一塊短板。所以現在可以說,現在的王者榮耀,不光是騰訊游戲最重要的一部分,也是騰訊社交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好吧,我承認這個結尾有點倉促,但現在的狀況是,十分鐘前已經醒來的娜喵調皮的在我身上蹭來蹭去。。。我只能匆匆收尾了,希望大家理解。

 

本文由 @Tristan?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Copyright © 2010-2017 ZEEHOON 志鴻科技 版權所有鄂ICP備11015578號-3

浙江快乐12怎么玩